当前位置:南京九策文化策划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政有多宠爱赵姨娘?有什么东西吸引他
红楼梦中贾政有多宠爱赵姨娘?有什么东西吸引他
2022-11-23

赵姨娘算是红楼梦中一个彻底的大反派,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《红楼梦》第72回,曹雪芹别出心裁地安排了一个“赵姨娘侍寝”的场景,这也是整本书第一次正面描写贾政的私人生活:

是晚,(赵姨娘)得空便先求了贾政。贾政因说道:“且忙什么?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,再放人不迟,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,一个与宝玉,一个给环儿。只是年纪还小,又怕他们误了书,所以再等一二年。”赵姨娘道:“宝玉已有了二年了,老爷还不知道呢?”贾政听了,忙问道:“谁给的?”——第72回

原来丫环彩霞的岁数到了,要被送出去小厮,赵姨娘想要将她留下来给儿子贾环当侍妾,故而在夜间侍寝时跟贾政商量,夫妻之间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到贾宝玉、贾环未来的侍妾人选,这也是贾政这个一向严肃正经的老爷,第一次展现出他身上的人间烟火气。

纵观横览整本《红楼梦》,贾政称得上是书中唯一一个靠谱的男人,荣宁两府中贾赦、贾珍、贾琏等皆是好色之徒,不思振兴家族,只图眼前快活。相比之下,贾政任工部员外郎,每日兢兢业业工作,即便有了闲暇时光,无非看书下棋,和众清客吟诗作赋而已,难怪冷子兴、林如海等人均对贾政评价甚高。

可正是因为贾政的优秀,才让他和赵姨娘的亲密关系看起来扑朔迷离。如此清高自诩的贾政,为何会跟阴险狠毒的赵姨娘打成一片,这两个人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呀。

《红楼梦》这样的世界顶级名著,作者是不会乱用一个字的。赵姨娘畏惧王夫人、畏惧王熙凤,见了她们就像老鼠见了猫儿,可唯独在最该畏惧的老爷贾政面前,她反而该说的说,该聊的聊,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,可见贾政素日对她还是不错的,这是连正妻王夫人都难能享受的待遇。

关于贾政、赵姨娘的关系,刘心武曾立足于阴谋论,他认为贾政是个“假正经”,虽然外表看着老实,内里尽是蝇营狗苟,他之所以和赵姨娘关系亲密,是因为赵姨娘这样的侍妾,能最大限度满足他对夫妻生活的渴求,他这般分析:

“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,巴不得与了贾环,方有个膀臂”,“是晚得空,便先求了贾政”;“是晚得空”,自是“史笔”,贾政平时晚上与谁同房,由此洞见......曹雪芹这样刻画赵姨娘,确有从旁揭示贾政这位“正人君子”在众人背后亢进放纵的一面,那真是比薛蟠的“皮肤滥淫”还要等而下之的习性,因为要的只是“下体可采”。

刘心武的分析无疑主观性过浓,并未从《红楼梦》文本出发,亦未找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,仅仅凭借一句“是晚得空”,便自我想象了各种画面,赖上了贾政,这无疑不符合解读文学最重要的严谨态度。

以笔者之见,贾政之所以跟赵姨娘显得熟络,原因很简单——贾政他是一个人,而不是一架机器!

贾政的生活其实很无聊,他从少年时那个诗酒风流的妙人,变成了荣国府的栋梁,为此他失去了很多情感方面的东西。

贾政身边的人很多,但并没有真正交心的人,外人尊重他很大程度上是尊重“荣国府二老爷”,而不是他贾政,家中清客虽多,但皆是詹光、单聘仁这样的奉承阿谀之辈。

贾政孤独啊,他一边站在高处不胜寒的位置,一边俯瞰众人,回头却找不到一个可以真正聊天说话的人。

对于这一点,曹雪芹没有虎头蛇尾,第22回“制灯谜贾政悲谶语”中,他就安排了一个“贾母撵人”的情节,来暗示贾政的孤独处境:

往常间,只有宝玉高谈阔论,今日贾政在这里,便惟唯唯而已。馀者,湘云虽系闺阁弱女,却素喜谈论,今日贾政在席,也自缄口禁言。黛玉本性懒与人共,原不肯多语。宝钗原不妄言轻动,便此时,亦是坦然自若。故此一席虽是家常取乐,反见拘束不乐。贾母亦知因贾政一人在此所致之故。酒过三巡,便撵贾政去歇息。贾政亦知贾母之意:撵了自己去后,好让他们姊妹兄弟取乐的。贾政忙陪笑道:“今日原听见老太太这里大设春灯雅谜,故也备了彩礼、酒席,特来入会。何疼孙子、孙女之心,便不略赐以儿子半点?”【贾政如此,余亦泪下】——第22回

本是家人聚会的热闹场景,众姊妹谈天说话,好不热闹,但贾政一出现,场子立刻就冷了下来。贾宝玉畏惧父亲的权威,不敢发一言,其余姊妹们因系女眷身份,亦不敢当着二老爷的面调侃取笑......

最终还是贾母亲自发话,让贾政赶紧离开,不要宾住在场众人的兴致。母亲发话,贾政只能唯唯诺诺,最多调侃式地说一句:何疼孙子、孙女之心,便不略赐以儿子半点?

文学讲究以小见大,透过一个情节,便能窥见整座冰山。贾政是一个人,他有情感方面的需求,想要感受家人嬉笑打闹,彼此玩成一片的人间烟火气,可这对他而言,是莫大的奢求。

整个荣国府,只有大脑缺一根弦的赵姨娘敢跟贾政正常交流,别人对贾政避之唯恐不及,比如贾宝玉,每次出门都得绕过贾政的书房,生怕撞见老爷。可赵姨娘却敢在夜间侍寝时跟贾政商量儿子侍妾这样的家庭琐事,这些琐事恰是贾政内心渴望的人间烟火气,而阴差阳错满足他这种心理需求的,恰是赵姨娘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