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九策文化策划有限公司影视九家之书第15集剧情介绍
九家之书第15集剧情介绍
2022-09-20

九家之书第15集剧情

汝蔚在树林中焦急地寻找着江置,却被九越灵发现。察觉到危险,汝蔚抽出随身的长剑,并飞速地往回跑,九越灵跟了上去。慌不择路之下,汝蔚跌倒在地。九越灵追上汝蔚,汝蔚在心里拼命向江置呼救,并趁九越灵不备想要偷袭,反被他所制,得知当年是谭评俊杀害了江置的亲生父亲。挣脱他的钳制,汝蔚攻向九越灵,一声尖叫。

江置从素正处得知九越灵要杀自己以及自己周围的人飞快地往回跑。途中听到了汝蔚的求救声,于是想拿处跑去,并叫着汝蔚的名字。忽地听到了汝蔚的尖叫声,飞快地跑向那处,就看到汝蔚呆坐在地上,只能叫着她的名字,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。汝蔚扑向他的怀里失声痛哭。江置眼里滚落泪珠,抱着她安慰。

左官雄看着面前的铁甲船设计图,想起泰书说的话,不能放心,在徐副官建议下决定试探他一次。

江置为汝蔚包扎好脚踝,伸手拉她起来,一个用力过猛,汝蔚扑向他的怀里,两人两手交握在胸前,俱是一愣。江置回神,带着汝蔚往回走。

泰书在亿万和崔马林的陪同下,在百年客馆里逛着。问崔马林似乎又是问自己能否拿回客馆,继续自己的梦想。哪料这一幕被楼上的女团长以及提令看个正着。提令尽职的介绍泰书的基本情况,那女团长却是一句如果还活着应该也这么大了吧。之后在面对提令的提问就不再言语。

汝蔚不能走快,江置一个公主抱起她。汝蔚一直劝他放下自己,江置异常坚持。旁边树丛的响声惊动两人,江置慌忙侧身却看到了昆以及他身后的谭评俊。

汝蔚和父亲一起进屋,面对父亲的怒不可遏,汝蔚追问20年前的事情。谭评俊不愿多说,汝蔚反倒想起越灵的话,自己犹不能相信般摇着头。

谭评俊叫来昆,告诉他要分开江置和汝蔚。第二天一早汝蔚就得知自己被父亲禁足,如果强行出去,所有看守她的人将会受罚。

泰书听到外面的脚步声,回身一看竟是江置,大喜,但看到他握剑的左手,停下了脚步。江置向他试探是否背叛,泰书说出当初的一套说辞,也试探般说出知己知彼几字,见他没有反应自己接下去,百战百胜,回身拿着烛台与他缠斗在一起。左官雄的声音制止了两人的动作,泰书再一看眼前之人竟是徐副官。重申自己的理由,左官雄反劝他放弃一切,为了自己和妹妹。说完就转身而去。泰书见他们出去,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素正醒过来,看到江置在一边打瞌睡,不理他递到嘴边的药,苦口劝江置离开,并告诉江置他和越灵打是打不过的。但是江置告诉他越灵动了不该动的人。

越灵看着江置离开素正的小屋,跟了上去。江置察觉有人,发现了树丛中的越灵。朝那处树丛走去,却发现那人的眼睛变成了红色,再要提脚向前走,却发现藤蔓缠了自己半身,无论如何都动不了。在越灵的眼睛变成黑色后,那些藤蔓也恢复了正常,顺利地被江置扯下。

江置飞速地跑进武馆,到处找汝蔚,却被昆告知汝蔚因他之故被禁足。

汝蔚坐在桌案前,看着面前的教养嬷嬷,不能相信自己不仅要换女装还要学习针线活。气愤之下,去见谭评俊,在争取无果的情况下,告诉他如果不是江置,她不想以守护者之外的身份活着。谭评俊把现实的差距摆在汝蔚面前,告诉她不要再让父亲的剑上沾上沉重的血。汝蔚跪倒在地上。

昆告诉江置一切,并递给他一条有10个铃铛的腰带,一个不放,铃铛被昆削下来一个。得知昆的四君子身份,而且在3天内保护好铃铛,否则将会被赶出去。

江置向孔达发牢骚,一个不防,铃铛又被削下来一个,接下来,第三个,第四个,第五个。

汝蔚一次次被针扎伤了手,但是在嬷嬷的威压之下,只好继续。

带着仅剩的5个铃铛,江置来到了武馆之外,看到墙上的爬山虎,想起林子里的一幕,摘下手上的链子,运起灵力,爬山虎旺盛的生长起来。站在他身后的越灵看到这一幕,手一伸,他身边一株开得正好的花霎时干枯。

手下的喽啰将关于江置是九尾狐之后的市井传言告诉马峰,马蜂大怒。对着市集上的人下了封口令。但他个人十分疑惑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。

郑县令来见李舜臣,向他禀告关于杀人案件的最新进展,说起江置的身世,并说江置与此事有关,要江置接受调查。李舜臣得知是左官雄散布的传言,明白对方是要自己交出江置,并借以威胁自己。

泰书问左官雄为什么与李舜臣作对,对方告诉他李舜臣是不能成为他的人的人。就在这时,徐副官带着番团的提令来见,左官雄要泰书出去。走出门,泰书看着屋里的两人。被徐副官察觉,只得离开。

是夜,谭评俊与剩下的三君子商量该如何保全李舜臣。

汝蔚站在窗口,伸个懒腰,看到了屋外的江置,顿时兴奋,把自己受伤的手指给他看,江置却说这样她就不会因他而受伤。跳上台子,站在汝蔚的窗前,江置从怀里拿出一枝未开的花,催开它,送给了汝蔚。汝蔚伸出手,放在江置的手指上,两人隔花相望,终是接过花,向江置道谢,两人相视而笑。

鼓丹问从后院而来的清照是否看到了泰书,与江置。千秀莲过来带两人离开。清照回身,回想起自己看到的情景。回到房间,把江置送的药瓶摔在地上。

汝蔚把江置送的花插进花瓶,看着花幸福的笑了,想起越灵和父亲的话,愁眉不展。

江置数清楚了豆子的数目,却被孔达告知不对。接连猜了几个相近的数都被告知不对。孔达告诉江置他忽略了本质,之后就留下江置独自思考。走到门口,孔达回身,看看江置,又回想起谭评俊必要时刻会放弃江置以救李舜臣,眼里露出一丝不忍。

九越灵站在廊下,看着院子里念念叨叨的崔江置,转身离开。江置察觉有人,追了上去。屋里的孔达似有所感,停下动作,站起身。

泰书来到番团的住处,被对方察觉,带去见女团长。面对发问,一言不发。对方丝毫不介意,并在随从不同意的眼神中取下了一直带着的帷帽,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脸。

江置追出武馆,发现了对方的行踪,两人对峙。月色照耀下,江置看着那人问对方是谁,得知他是九越灵之后,瞪大了双眼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