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九策文化策划有限公司房产十年驴行感叹-我们该追求怎样的美好家园
十年驴行感叹-我们该追求怎样的美好家园
2022-09-15

资深驴友:十年前,我便是一名疯狂的户外运动酷爱者,按现在的话说,是“骷髅级驴友”。

十年来,我趟过无数名川大山,也游历过众多古城乡陌。

随着商业化建设的日益推进,我渐渐发现,城市越来越大,高楼越来越多,而那些最古朴原始的世界却越来越少。

一个国庆长假,黄山便被如潮的人流遮盖。

空气、山泉、枫林、野风无情地远离了我们,令人窒息的拥挤与生存压力却步步紧逼。

仔细想想,难道我们梦想中的美丽家园,就是这等模样?

“雀之灵”的哭诉

在欣赏歌舞剧《云南印象》时,我流泪了。

当最经典部份“雀之灵”,飘逸舞蹈和着委婉长箫翩翩启动时,那些难忘的一幕幕便又生动地在我脑海中掠过。

清新的原野、古朴的民风、大口地呼吸、随性地奔跑。

千百年来,我们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出生、成长、老去、葬于沟壑。

也许我们太不齿于这种每天耳濡目染的普通,厌倦千篇一律单调的原始;我们需要改变、需要激情、需要现代、需要时尚。

当一片片自然之美被轰轰怒吼的铲机连根拔除,一车车钢筋水泥伴着呛人的粉尘在那片鸟语花香、溪水潺潺的土地上无情碾压过之后,我们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,“今天,我成为城里人了!”

多年后,阴郁的雾霾翩然而至;公交车、地铁里,我们如沙丁鱼般可怜地蜷缩在一角,无奈地忍受着生存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每当这个时候,我们总会怀念、追忆,那座山野、那片竹林、那条流水、那朵小花。

难以回到过去的日子里

家园已经不是过去的故地,取而代之的是坚硬的水泥、冰冷的铁门。

曾几何时,人们突然开始向往自然,追逐有活力的生命形式。

比如开始养狗,因为即使身处嘈杂的都市中,仍然会感到如独处沙漠中寂寞而无助。

比如开始养花种草,每天清晨站在阳台上,能够吸进一口新鲜的纯氧,能听到一两声鸟叫,就是最奢华的生命形式。

人们开始讨厌嘈杂。

因为忍受不了广场舞的喧嚣,愤怒汉子放出凶恶藏獒,对天鸣枪,以示警告。

我很累,需要休息;疗养的方式仅仅是求得一片安静天地,但却连这么一个最简单的需求都成为了奢望。

更多的人们开始自觉加入维护自然生态环境的行动中。

奸商们为了自己那一点龌龊的赚钱欲望,竟然想填海填湖建房子、搞房地产;激愤的人们怒不可遏,联合起来一致抵制。

大片的原野已经被金钱与欲望摧毁了, 留下的一片水泽、一弯草甸,为何还要因一个人的需求而将其毁灭殆尽?

想想过去,我们并不富有,却那么地满足、那么地悠闲。

看看现在,我们如此地贪婪、如此地拼命,却还是这么地不快乐。

可是试问,又有什么值得我们快乐的呢?

臭氧层正遭受着破坏,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白内障。

天然湖泊被填埋缩小、自然河道从此消失、井水变成了毒水,连鱼虾都开始变异成富磷生物,熠熠生辉。

虽身处城市,吃的也越来越挑剔,可癌症病人数量还是不断增加。

我们创造了那么高的GDP,可有什么用呢?

我们居住在地上十八层不够,再挖地一丈的现代都市中;我们每天要忍受着无休止的拥堵;我们出门要带口罩;我们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……。

248年前,孙髯翁老先生在世界第一长联中就提醒后人,我们虽有“东骧神骏,西翥灵仪,北走蜿蜒,南翔缟素”的宏伟;我们虽有“四围香稻,万顷晴沙,九夏芙蓉,三春杨柳”的秀美;我们虽有“汉习楼船,唐标铁柱,宋挥玉斧,元跨革囊”的壮烈;但不乏“断碣残碑,都付与苍烟落照,只赢得几杵疏钟,半江渔火,两行秋雁,一枕清霜”的凄凉。

未来,现代,难道非要以毁灭生态作为代价?

几十年前,当我们还生活在用之不尽的自然氧仓里时,看到欧美国家人们为了保护自然环境,不惜牺牲性命相抗,觉得非常不可思议。我们有这么多山、这么多水、这么多湖泊草泽,我们却依然贫穷。我们向往拉斯维加斯的繁华,希望住进高楼大厦,穿戴着最奢华的裘皮衣装,扭摆着腰肢在灯火迷幻的都市中徜徉。

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啊!当我们如愿以偿地实现了自己梦想的时候,却发现已经丢失了最宝贵的拥有。现在想把它找回来,却如此地难。

追逐失去的香格里拉

2013年,国内知名户外运动装备用品网上商城-万水千,发起了一次“寻找失去的香格里拉”活动,我应邀参加。

许多人发问,“香格里拉”不是在云南迪庆吗?

是的,可那只是一个地名。我们要追逐的却是每个人心中的那块原野,让我们的身体与精魂都能盛放在里面,并且不再感到疲倦。

无数的宅男宅女们走了出来,他们穿戴上“万水千山”提供的Jack Wolfskin/狼爪冲锋衣、Makino/犸凯奴登山鞋,背上Eamkevc/伊凯文户外包,带上Mobi Garden/牧高笛帐篷,腰插TurningPoint/转折点户外工兵野营铲,肩挎TOREAD/探路者望远镜,开始了亲近自然的 之旅。

那些夜以继日工作的IT白领、可以三个月不出门的自由职业者,第一次见到他们时,看到许多人面黄肌瘦、佝偻急喘、苍老无力。而经过短短几次活动后,男人们重新焕发了阳刚之美,女人们重新挺起了胸脯、扳直了腰。

很多朋友告诉我,并非自己不向往自然,而是身处压力如此巨大的当代,为了赚取那点可怜的银子,不得不超前透支自己的身体和精力。

我以年长者的口气告诉他们,你如此年轻,今后的路还那么地长;假若你用50米短跑速度去跑马拉松,难以想像,后面的行程,你将怎样应对。

亲近自然,并非要到知名景点。

近郊远县,或者屋后山坳,用自己的脚亲自去丈量一下,用自己的眼睛去远眺一下,用自己的耳朵去聆听一下,用自己的心去感受一下,难道不是一种最好休养吗?

他们便说,老哥你说的极是。年轻人往往有冲劲无谋略、看不长远;在面对事业、爱情、健康方面,的确需要好好思量一下了!

未来的畅想-美好家园

无数人想像过未来家园的模样。

有人说,由于全球不断变暖,今后南极洲将不复存在,地球会变成一颗水球,人们会生活在船上,随波逐流,泥土将比钻石还金贵。

有人说,由于人们长期坐在电脑前工作,身体将产生基因进化,脑袋越来越大,四肢越来越小。

还有人说,到那时,人类已经找到了另一颗更适合居住的星球,富人们整体搬迁走了,只留下穷人们在这块破败的土地上苟延残喘。

想一想,未来如果真像上述所说,人类岂不是很可悲?

但也有人指出,只要我们就此警醒,并且能够立即采取行动,未来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。

一些地方管理者们开始采取强有力措施保护环境、保护古迹。

那些被拆除掉的古建筑又开始重建,虽然是赝品,但最起码能够满足我们对过去的追忆欲望。

人们开始重新审视生命的价值与意义。

快节奏不再成为时尚的代名词,那些偏远地区,生活慵懒的小城市重新变成人们蜂拥踏足的朝圣天堂。

“慢生活”重新被大家接纳和效仿。

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了,善于调整自身,以期和天地达成自然和谐,才是道之大道。

回首过往,我们走过了一段无知而愚昧的历程;今天,虽远远地偏离了目标,但并不代表没有重新并入正轨的机会。

只要我们对自然怀有一份敬畏之心、对自己怀有一颗怜爱之情,任何时候,都不算晚!